1 1 1

利欲熏心 他们坠入深渊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征地拆迁腐败窝案剖析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6日 17:57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2014年6月27日,对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行署原副专员艾山江·尕依提(库尔勒市原市长)来说,是个沉重的日子。这一天,他站在了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

  “被告人艾山江·尕依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庄严的判决书意味着,在接下来的15年里,艾山江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地区副专员,还不到五十岁的他将在悔恨中度过漫长岁月。

  2013年5月,根据群众举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立案查处了艾山江·尕依提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在案件查处过程中,发现库尔勒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主任买合木提·买买提,市委原常委张玉江,巴州交通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艾沙·木沙等多名国家公职人员,在城市拆迁、征地补偿中,利用职务便利,大肆骗取国家征地补偿资金,帮助他人套取补偿款,并从中收受贿赂。一起腐败窝案就此曝光。一窝硕鼠受到了法律严惩。

  ■贪欲,无底的深渊

  看到得来全不费功夫的票子、房子、车子,艾山江并没有意识到,天上掉馅饼之日,正是地上有陷阱之时。别人送给他的哪里是钱,而是一颗颗“定时炸弹”,终有引爆的一天。

  库尔勒市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因盛产香梨而名扬国内外。这些年来,库尔勒市城市建设突飞猛进、日新月异。2013年,城区面积达到110平方公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5倍多。政府每年投入土地征迁安置资金达上亿元,很多近郊村民因拆暴富,一夜间拿到了几套、十几套房产。

  艾山江作为一市之长,拆迁办的直接领导,在金钱面前私欲膨胀,把手中的权力当作敛财的工具,在征地拆迁和补偿问题上大肆收受私营企业老板和请托人的钱物,为其所谓的“朋友”大开方便之门。

  由于城市改造需要,大量拆迁公司应运而生。在库尔勒市14家拆迁公司中,阿某一人就注册了两家。2004年,阿某通过艾山江的一个同学结识了时任库尔勒市副市长的艾山江。为得到艾山江的关照,此后每年过年过节,阿某都会去其家中表示一番。

  阿某的投入没有白费,艾山江多次给市拆迁办主任白都力·阿布拉和有关领导打招呼,让他们关照一下阿某的公司。有了和艾山江的这层关系,阿某的拆迁公司在当地不经过招投标,拿到了很多拆迁工程项目。2010年,在艾山江的安排下,阿某连续拿到了两个比较大的拆迁项目,为了感谢艾山江,他给艾山江送去了8万元人民币。

  看到原本都是“乡下人”的拆迁户们一个个都成了百万甚至千万富翁,艾山江心里非常不平衡。当这样的机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时,他牢牢地“抓住”不肯放手。

  艾山江在巴州财政局家属院有一套92平方米的住房。2005年,某房地产公司开发这个家属院,艾山江的住房也在拆迁安置范围内。根据拆迁补偿协议,房产公司只需给艾山江支付3.55万元补偿款和等同面积的住房即可,而艾山江看上了该房地产公司新建的一套153平方米的住房。按照市场价,艾山江应给房产公司补交超出的60平方米的房款9万元,但他一直没交这笔钱。公司老板张某为了能在今后房产开发过程中得到艾山江的帮助,就很豪爽地说:“这钱我不要了。”

  张某果然有“投资眼光”,2007年,艾山江升任库尔勒市市长。此后,张某利用节日、艾山江出国等时机,多次给艾山江送钱,最大的一笔送给艾山江一处284平方米的门面,当时评估价为248万元。张某的付出换来了丰厚回报。艾山江在划拨土地、拆迁等问题上给予张某格外关照。

  艾山江手里有实权,在金钱面前,他的贪婪、侥幸和补偿心理占据了上风,置规章制度、国法于不顾,恣意妄为。2009年,艾山江帮助某房地产公司老板颜某获得了库尔勒市孔雀公园117亩土地的开发权,并不遗余力地在拆迁、土地转让等问题上帮颜某说话。第二年,颜某给艾山江送去30万元现金,可被拒绝了。

  颜某意识到艾山江的“胃口”已不像自己认识他时那样,送点钱就能满足了。2011年5月,颜某萌生了在乌鲁木齐市给艾山江送套房子的想法,于是就选了几个楼盘的广告带给艾山江。艾山江很高兴,没过几天便让媳妇阿某和颜某到了乌鲁木齐。阿某在城区黄金地段看上一套房子后,便打电话让颜某来付款。令颜某吃惊的是,他本想给艾山江送一套80平方米价格60万元左右的房子,可阿某看上的那套户型竟然是两套连在一起的房子,面积近170平方米。颜某苦笑一声,只好硬着头皮刷了160多万元的房款。

  在这起窝案中,艾山江可以说是当地领导干部带头腐败的“领头羊”:他收受贿赂来者不拒、“雁过拔毛”,给他送钱送物的既有私营企业老板、医药代表,也有库尔勒市相关部门的领导、基层乡村干部甚至单位驾驶员。有的是求他办事,有的是为了与其搞好关系;他收钱完全不顾忌时间、地点,家里、办公室、出差住宾馆、在外地开会甚至是在中央党校培训期间,他都照收不误。

  ■以权谋地,圆庄园“巴依”梦

  索贿成功后,艾山江心里一阵激动,他只说了一句话,这一大片梨园就成了自己的!回到饭桌上,他心满意足地端起还没吃完的饭。临走时,还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看那片满地花香的梨园。

  出身农民家庭的艾山江,对土地有着天生的好感和占有欲,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在退休后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庄园,像旧社会的“巴依”(地主老爷)一样,住金碧辉煌的大房子,身边有众多的仆人为自己服务。在他手里有了权力后,这个梦想似乎离他越来越近。随着权力的不断增长,他的土地越来越多,“庄园”也越来越大。

  2004年5月的一天,时任副市长的艾山江,到库尔勒市阿瓦提乡某村党支部书记艾某家吃饭。艾山江问艾某:“村子里有没有好点的地?”艾某觉得这是个巴结领导的好机会,便点头说自己手里有12亩的梨园,如果市长看得上就送给市长。艾山江一听非常感兴趣,便和艾某一起来到果园。

  库尔勒是有名的“梨城”,基本上家家户户都种有梨树。5、6月份正是梨花盛开的时候,梨园里美不胜收。站在梨园里,闻着芬芳的花香,艾山江心里一阵激动,他只说了一句话,这一大片梨园就成了自己的!回到饭桌上,艾山江心满意足地端起还没吃完的饭。临走时,还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看那片满地花香的梨园子。

  2010年,商人托某取得了库尔勒市包头湖农场5000亩土地和草场的使用权,他找到艾山江表示自己想建一个牛羊育肥养殖基地,请艾山江在办理土地使用手续上关照一下。

  艾山江意识到这是扩大“庄园”的大好机会,便爽快地答应了。在艾山江的安排下,托某的事办得非常顺利。当托某给他送来8万元感谢费时,艾山江摆了摆手,不是他不想收钱,他看中的是托某手里的地。艾山江知道,包头湖农场是库尔勒的优质高产棉区,要是能在这搞块地,他退休后的生活就会更滋润。于是在艾山江的授意下,托某便在获批的土地中拿出200亩靠路边的好地给了艾山江。

  艾山江是一市之长,妻子阿某也是国家干部,家里条件优越,理应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好好过日子”,可他却偏偏伸手要了不该要的东西,开口讨了不该讨的利益。在库尔勒市担任领导职务期间,艾山江通过索要、收受和低价买入等方式,非法获得土地、果园300多亩。同时,为掩人耳目,用别人的名字办理了土地使用证。案发时,果园的梨树已开始开花、挂果,可他的庄园主梦却破灭了。

  ■拆迁办,“小衙门”大权力

  白都力、乔建平等人被金钱俘虏,不仅放松了监管,还为其关系人主动支招,大肆收受拆迁户好处,最后甚至形成“潜规则”:拆迁户想要虚增多少面积、分到什么样的楼层、支付多少好处费,均是“明码标价”。

  这些年,为快速推进城市拆迁进程,库尔勒市将拆迁工作分由多名领导负责,各管一片,赋予拆迁办极大权力。艾沙·木沙、白都力·阿布拉和乔建平三人,先后担任过库尔勒市房屋征收与补偿管理办公室领导。这是名副其实的“肥差”,然而越是油水多的地方就越容易摔跟头。

  2006年,白都力从副乡长被任命为库尔勒市拆迁办主任,负责全市征地拆迁工作,职务虽然只是个正科级,但权力却大得惊人。作为拆迁办主任,他能够提前获取市政府拆迁信息,他的一个电话就可以让其关系人多赚几十万元,因此找他办事的拆迁公司老板络绎不绝,给他送钱的人接连不断,某拆迁公司老板阿某便是其中之一。

  2007年,阿某从当地农民手里低价买了一块占地20亩的果园后准备转手。后来,白都力给阿某打电话说,果园先不要卖了,政府已经把果园列在拆迁范围内了。果然没多久,这个果园就被拆迁了,阿某赚了60万元。他知道,如果不是白都力给他透露这个内部消息,自己不可能赚这么多。为了表示感谢,并在以后的拆迁工程上得到照顾,阿某给白都力分了30万元。后来,白都力又得知孔雀河二期拆迁工程旁的一块50亩果园将要拆迁,他让阿某把这个果园买下来。没过多久,白都力如法炮制,给分管拆迁工作的副市长张玉江积极建议,把这块果园及附近一共400多亩地一起纳入拆迁范围。阿某从这笔买卖中轻松赚取了70多万元。同样,他又给白都力送了30万元。

  一些村民为了多获取拆迁补偿款,与白都力、乔建平等人“勾肩搭背”,而被金钱俘虏的白都力等人,不仅放松了监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为其关系人主动支招,大肆收受拆迁户好处。最后甚至形成“潜规则”:拆迁户想要虚增多少面积、分到什么样的楼层、支付多少好处费,均是“明码标价”。

  2011年,库尔勒市铁克其乡村民田某听说政府要拆迁自己的房子,看到别人都加盖了两层楼,为了能多获得些补偿款,他通过朋友认识了库尔勒市拆迁办副主任乔建平。

  在一次饭局中田某给乔建平说自己也想盖加层,请乔建平高抬贵手,得到了乔的默许。有了这个后台,田某将自己的楼房加盖了一层,总面积达到了1200多平方米。第二年,田某如愿以偿地拿到政府补偿的5套楼房、5个门面及43万元现金。没过几天,拿上补偿款的田某带着12万元现金和烟酒去了乔建平家里。

  白都力、乔建平等人长期从事拆迁工作,对这方面的业务非常熟悉,他们本应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工作,但面对诱惑,贪婪和侥幸心理一次次地占了上风,贪欲把他们的心越套越紧,使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触犯党纪国法,最终身陷囹圄。

  ■覆灭,端掉一窝硕鼠

  为迅速查清案情,确保查办案件质量,使相关人员受到法律严惩,自治区纪委在对艾山江·尕依提进行立案审查的同时,坚持查案下延一级,集中力量对涉案的买合木提·买买提等多名县处级、乡科级干部进行了严肃查处。

  在这起案件中,拆迁工作就如同“唐僧肉”,不管是管拆迁的领导,还是具体办事的拆迁办工作人员,都想“吃块肉、喝口汤”。

  2004年至2013年,张玉江在担任库尔勒市国土资源局长、分管工程建设的副市长、市委常委期间,为相关公司经营用地审批及办理土地证过程中提供帮助,先后收受多家私营企业老板、下属的贿赂。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在这方面张玉江丧失了起码的原则,把制度、纪律当成了“稻草人”。

  比如,2007年,某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小区遇到拆迁和道路开口方面的问题,公司老总罗某找到张玉江求助。在张玉江的关照下,库尔勒市拆迁办在很短时间内完成了拆迁工作。张玉江还安排市政工程局在罗某开发的小区门口开辟道路,并让园林局在这条路两边进行了绿化,使该小区售楼非常火爆。当然,按照“游戏规则”,罗某“及时”地给张玉江送去了可观的感谢费。

  阿布力孜·克热木长期在紧邻库尔勒市区的铁克其乡工作。作为本乡拆迁工作的负责人,对自己的“关系户”临时加盖、虚增面积等方式套取国家补偿安置资金视而不见,甚至与他们合谋,主动给请托人出主意。

  比如,某安置户找阿布力孜帮忙给予解决一套好的楼层的安置房,送其3万元现金,他嫌少直接将钱扔了出去,并说“我就那么不值钱,3万元也想办事吗?”阿布力孜还曾多次站在自己家中二楼的阳台上遥控车门,让请他办事的人直接把钱放在其车上。

  本案中,艾山江不仅带头贪腐,还充当了贪污腐败的“保护伞”:白都力·阿布拉、张玉江、买合木提、艾沙·木沙、乔建平、阿布力孜·克热木等人多次给艾山江行贿。

  对库尔勒市拆迁工作中存在的腐败问题,当地各族群众多次上访、举报。2009年,白都力被库尔勒市纪检部门调查,艾山江又极力“协调”,最终只给了白都力严重警告处分,将他从拆迁办主任的岗位上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任副主任。在艾山江的庇护下,白都力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就在受到严重警告处分的几年内,白都力又收受他人现金100多万元。

  在案件的查处过程中,涉案人员相互勾结、违纪事实相互关联,贪污、行贿、受贿等违纪违法行为相互交织,案情非常复杂。如艾山江、艾沙·木沙在被采取办案措施之前,就已做好对抗调查的心理准备,将部分受贿款退还给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买合木提、艾沙等通过装病、拒不承认等方式对抗组织调查。

  为迅速查清案情,确保查办案件质量,使相关人员受到法律严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在对艾山江·尕依提进行立案审查的同时,坚持查案下延一级,集中力量对涉案的买合木提·买买提等多名县处级、乡科级干部进行了严肃查处。

  对党员干部来讲,权力是把“双刃剑”,可以造就人,用之展示才华,成就事业,为民造福;也可以腐蚀人,使人身败名裂,倾家荡产,尝尽苦酒。党员领导干部应该对人民赋予的权力充满敬畏,决不能被利益和诱惑迷失方向、乱伸手,否则必然坠入违纪违法、万劫不复的深渊!(孟祥忠)

  忏悔录

贪念让我昏了头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亲早年去世,母亲一人把我们四个兄妹抚养成人。在党的好政策下,我考上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党组织把我从一个少数民族农民的孩子一步一步培养成一个领导干部,党和人民给了我权力、地位,给予了很高的期望,而我却辜负了组织的厚恩,没有好好为党工作、为人民造福,却用来为自己和自己的小家谋私利,最终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我对不起党组织的培养和教育,对不起父母兄妹,也对不起爱人和孩子。每当夜深人静时,想到自己违纪违法行为的严重后果,内心都悔恨交加,痛不欲生。

  我忽视了对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对自己的要求不严,利用手中的权力,通过打招呼、递条子的方式,给部分工程建筑商提供工程建设方面的便利,让他们顺利获得土地出让、拆迁方面的工程建设项目。而自己却认为我给他们提供了方便,他们用金钱来感谢我、为我的生活提供方便,这也是他们应该做的。

  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自己昏了头,失去了一个领导干部应有的理想信念,在错误思想的指引下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刚一开始,很多人在过年过节时,以过节的名义给我送钱。后来,送礼的人越来越多,也扩大到节假日以外。现在想一想,过年过节亲朋好友团聚是件高兴的事,但当我当了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后,每年第一个到家里拜年的不是我的亲人,而是下属和私营企业老板。他们从来没有空过手,他们确实是给我拜年的吗?他们为什么不去别人家,为什么不去下属家,其实就是看到市长手中的权力,而并不是我这个人。如果哪一天我手里没有这个权力了他们还会来吗?他们的目的就是想得到我这个市长的关照,但我却把这当成了正常的人情往来。现在我深刻地认识到,世界上根本没有免费的午餐,给自己送钱的人并不是我的朋友,他们的朋友其实是金钱和权力。现在看透了,可是太晚了。

  党和人民给我这份权力的同时,也给了我很好的待遇,但我却昏了头,收了不该收的钱,干了不该干的事。由于放松了思想上的进步,放松了学习,使自己越走越危险,却一点察觉都没有。感谢这次组织及时发现教育了我,提醒了我,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出了事后,以前围着我转的开发商谁都没有关心过我,帮助我的还是党组织,感谢组织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摘自艾山江·尕依提忏悔书)

责任编辑:杨安琪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