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我的“阿摆”*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18日 15:52 | 来源: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阿摆”在我们独龙话里是“父亲”的意思,高德荣老县长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却胜似父亲。

我叫普光荣,是独龙江乡孔当村村委会主任。我们独龙人有一句谚语:让人记住不一定是好人,让人记住又让人一辈子感恩,才是真正的好人。老县长就是这样的好人。很多独龙人根本不知道老县长官有多大,只知道他是一位可亲的亲人和可敬的老人,一直与我们心连在一起、生活在一起,我们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我们。

我出生在独龙江乡的普卡旺小组,父亲去世得早,照顾家庭的重担重重地压在我的肩上。2001年,18岁的我应征入伍,到遥远的内蒙古当了一名空军雷达兵。家里留下体弱多病的母亲和年近百岁的奶奶,让我非常牵挂。我刚到部队,人生地不熟,经常躲在被子里悄悄地哭,好几次产生了偷偷跑回家的想法。有一天,我盼来了妈妈的信,信中说:“家里一切都很好,你走后,高县长来了两次,给了600块钱,给我和奶奶带了很多生活用品和食品,还交待乡政府和村委会要照顾好我们,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在部队好好干,不能对不起高县长啊!”老县长无私的关爱和妈妈的谆谆嘱咐,让我百感交集,泪流满面。

我在部队安安心心服役了8年,多次立功受奖。8年中,老县长先后看望我的家人100多次。我每一次回家探亲,他就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迎接我,我虽然没有了父亲,但是我打心眼儿里感觉到,老县长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2009年,我从部队退役回到独龙江。第一天见到老县长,他拉着我的手说:“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啊。现在独龙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发展产业,我带着大家种草果、养蜜蜂,这就是独龙人的绿色银行。”后来我才知道,独龙江乡气候湿润、雨量充沛,十分适宜草果生长,早在2007年,老县长就开始探索种植草果,率先示范种植,把种植草果确定为独龙江发展产业的主打项目。

我虽然在部队工作多年,种草果、养蜜蜂却是门外汉。老县长发现我的担忧,拍着我的肩膀说:“没关系,到我的‘秘密基地’住上几天,包你什么都能学会。”

老县长是个有远见、有智慧的人,也是个幽默风趣的人,他所说的“秘密基地”其实是独龙江边的一排茅草房,是老县长亲自带着乡亲们和工作人员砍竹子、编竹墙、盖屋顶、挖火塘,一手一脚建起来的。屋里有一张“巨型”的直通铺,可住下60多人。屋子外面的院子里,养着猪和鸡,山坡上的树荫下就是试验田,除了草果、重楼、石斛、野花椒等经济作物外,还有大树杜鹃、桫椤、红豆杉等珍稀植物,共50多个品种。

老县长经常自掏腰包宰猪、杀鸡,召唤群众来“秘密基地”培训。白天,老县长手把手地教我们种草果、做蜂箱。他告诉我们,原始森林就是巨大的天然凉棚,把草果套种在树荫下,既不会破坏原始森林,还特别符合草果的生长条件。养蜜蜂其实就是做好蜂箱,引来野蜂筑巢酿蜜。刚开始大家没有经验,用斧头砍、用凿子凿,效率很低,一人一天只能做一个蜂箱。老县长反复琢磨如何提高效率,总结出使用油锯制作蜂箱的办法,这样一来,熟练的人一天就能做十个,学徒一天也能做五个。

到了晚上,大家留宿在这里,老县长亲自为大家烧水、做饭,基地变成了一个饭菜飘香、欢声笑语的家。吃过饭,老县长和我们围坐在火塘边,滔滔不绝地讲故事、讲发展、讲环保。他指着火塘说:“我烧的这些柴禾都是从独龙江边捡来的,不是从山上砍来的,我们要少砍树、不砍树。”他叮嘱大家:“我们民族要形成一种好传统:不炸鱼、不毒鱼、不电鱼、不猎杀野生动物,把好山好水保护好。”他还津津乐道:“我们现在慢慢发展起来了,精神也要提起来,光是青山绿水和漂亮的房子不行,人也要漂亮才行……”我听了很多,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

第二天,吃过早饭,老县长就带我们到独龙江对岸的草果地和重楼苗圃开始实地培训。越过独龙江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道横跨在江上的溜索,这道临时搭建的溜索又细又陡,看上去很危险。老县长绑好溜帮,带头溜了过去。看着年近60岁的老县长在滚滚江水上空晃来晃去,我突然有一种冲动,真想大喊一声:“阿摆!”

后来,我被选为独龙江乡孔当村村委会主任,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像老县长学习,把全部身心献给独龙江的发展事业。每当我遇到困难、疲惫不堪的时候,总会想起老县长反复说过的“有人辛苦才有人幸福”这句话,以此来激励我、鞭策我。老县长带着我们多辛苦一些,人民群众的幸福就多一些。

在老县长带领下,独龙江乡种植草果4万多亩,人均种植近十亩,仅草果一项,全乡农民收入200多万元;养殖蜜蜂达1.3万多箱,收入500多万元,这两项就让独龙族群众每人每年增加收入1700多元,占到了农民人均纯收入70%以上。老县长还通过招商引资,建起了一个烘干厂,草果就地烘干,群众收益更有了保障。

高德荣查看林下种植产业发展情况。

高德荣查看林下种植产业发展情况。

如今走进独龙江,眼前一亮的是国家免费建盖的一幢幢崭新的农家小院和通向独龙族各村寨的宽敞平整的柏油路;独龙族群众享受到了互联网、移动电话、数字电视等现代科技带来的便利。

这一切,都是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在其他兄弟民族的帮扶下,老县长几十年如一日,风风雨雨带领独龙儿女艰苦奋斗而结出的丰硕成果。

去年410日,独龙江公路高黎贡山隧道打通,那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为隧道打通而兴奋,但是,又为家里发生的事情而焦虑。那天上午,我5岁的女儿普艳芳在电炉前取暖,一不小心,她的裙子碰到了通红的电炉丝,瞬间,整条裙子从脚烧到胸口,造成大面积烧伤,生命危在旦夕。我和家人火速将女儿送到乡卫生院抢救,但受医疗条件限制,只进行了简单的伤口处理。要进一步治疗,必须马上送往大医院。然而,这时候大雪依然封山,进不来、出不去,我一时没有了主意。

高德荣十分关心独龙族困难群众,经常资助钱物。

高德荣十分关心独龙族困难群众,经常资助钱物。

就在我一筹莫展时,正在公路隧道打通现场的老县长知道了我女儿受伤的情况,立即与施工单位负责人协商,让他们对路面进行平整,立即把我女儿送出山外。车辆从坑坑洼洼的隧道中艰难而过,老县长亲自联系了县医院的救护车,在隧道的另一头等待接应。从独龙江到县医院,只用了3个小时。由于抢救及时,我女儿脱离了生命危险。后来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开辟出一条空中绿色通道,辗转到北京武警总医院进行救治。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我女儿现在已经康复出院。我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常常想,如果不是共产党领导,打通独龙江公路隧道可能只是空想;如果不是独龙江公路隧道及时贯通,我女儿恐怕就救不活了;如果不是老县长,独龙江公路也不能修得这么快!老县长,您真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您不仅像父亲一样拉扯着我、关怀着我,还给了我女儿第二次生命,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请允许我说一声:“谢谢您,老县长,您就是我的阿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为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孔当村村委会主任普光荣在高德荣先进事迹报告会上的发言。

【延伸阅读】

《优秀领导干部先进事迹选编》

责任编辑:杨安琪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