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坚守怒江大峡谷的“带头人”

——记云南福贡县委书记李红文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4日 18:03 | 来源:新华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一定要依靠群众,和老百姓在一起,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我们的工作才能做好。”他说。

  云南贡山和福贡,集“边疆、民族、贫困、高山峡谷”于一体,为修通独龙江乡连接外界的公路隧道,改写独龙族这个特少民族千年来几乎与世隔绝的历史,他四处奔波、一线指挥;在保护好怒江绿水青山的同时,他大力发展特色生态产业,让昔日的贫困村成为全国闻名村。

  “用心、用情、用力”,是他多年来的工作写照。他,就是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委书记李红文。

  用心:一年零八个月走遍53个行政村

  “山路十八弯,怒江有七十二道拐。”这是当地老百姓对怒江险要地貌的直观描述。

  到福贡任职后,李红文用了一年零八个月时间,走遍了全县53个行政村。而在贡山,尽管离家只有两个多小时车程,但没有特殊情况,李红文总是深入乡村、农户、企业和学校进行调研。

  “只有走到老百姓身边,跟他们面对面谈,你才知道他们想什么,需要什么,他们也会为你提供最为淳朴的智慧。”李红文说。

  独龙族过去住着人畜混居的简陋房子,李红文与当地老百姓一起商量,盖上了漂亮的民居,既保留了独龙族的风貌和特有习惯,又安装了现代化的设施。

  福贡县通村公路不畅,缺资金没项目,李红文创造性地提出了“政府出机器,百姓出劳动力”的方法,为每个乡镇购买挖机和推土机,将老百姓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一年时间,全县干部群众拧成一股劲,愣是在悬崖峭壁遍布的村组间修通了170公里的通村公路。

  用情:“他们的渴望就是我们的责任、动力”

  世居在独龙江乡的独龙族,是新中国成立后才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的人口较少民族,千百年来一直被高黎贡山挡在峡谷深处,每年都有半年时间大雪封山,与外界隔绝,恶劣的自然条件使这里的经济非常落后、群众生活极度贫困。

  2008年10月,李红文到贡山担任县委书记,每次下乡他都发现,老百姓迫切的愿望一是修路,二是盖房,三是脱贫。“他们的渴望,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动力。”李红文说。

  为此,他走村串寨,多次到独龙江乡调研了解,并积极向上级部门提出对独龙族全方位帮扶的建议。

  2010年,云南省作出决定,实施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项目。李红文担任综合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为了规划好项目,使扶贫真正扶到点上、扶到根上,他走遍了独龙江的村村寨寨,访民情,掌握第一手资料;为管好用好每一笔扶贫资金,他组织制定了严格的扶贫资金管理制度,让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为保证项目按时推进,他大部分时间都奔跑在各个施工现场,及时协调解决各类问题。就连在大雪封山之时,他都冒着生命危险,徒步翻越高黎贡山,查看工程进度。

  2013年9月,李红文离开贡山县时,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项目已基本完成,穿越高黎贡山的独龙江隧道即将全线贯通,半年大雪封山的历史将永远画上句号,独龙族群众正逐步走上幸福新生活。

  如今,独龙江畔草果飘香,一幢幢农家小楼拔地而起,平整的柏油路通向各村各寨,独龙族人和城里人一样享受上网、通话、看数字电视的现代文明生活……

  用力:让老百姓真正摆脱贫困生活

  从贡山到福贡,工作地点变了,但是肩上的担子没有改变,对群众“用心用情用力”的作风也没改变。“我们这里贫困面比较大,贫困程度比较深,经济资源也比较少,致富基础也比较差,必须一步一步地来。”针对贡山和福贡的县情,李红文提出“一草两树”林果产业和峡谷生态农业产业发展模式。他心里有打算:为实现短期脱贫,要组织发动劳动力转移到外面去打工;中期来看,要发展周期相对较短的畜牧业;从长期来看,必须发展种植、旅游等产业。

  李红文离开贡山前的2012年,贡山县生产总值、人均生产总值、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比2007年他刚到贡山时增长了2.3倍、2.2倍、2.92倍、2.2倍和2.48倍。在福贡,到今年全县已经累计种植草果30.3万亩、核桃47.2万亩、漆树6万亩,生态产业初具规模。

  李红文告诉记者:“从长期来看,我们要把旅游资源的优势发展起来,将民族文化展示出去,让更多的外地游客走进怒江,让老百姓真正摆脱贫困的生活。”现在,福贡县已经选取了一些地方进行试点,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做好规划,“到时候你们来,肯定可以感受到美丽、有韵味的民族文化。”他满怀信心。

责任编辑:焦健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