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一片“痴心”的红衣奶奶

——追记常州市钟楼区东头村社区党委书记许巧珍(下)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1日 14:06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风风火火的许巧珍走路越来越慢,她病倒了。

  2014年上半年,许巧珍一直感觉胃不舒服,吃不下饭,身体也渐渐消瘦,但她还是撑着来上班。社区干部钱敏玉劝她歇一歇,养好身体再来,她却总是这样回答:“我行的,你们不要担心。”

  年前,还没张罗完社区困难户的年货,她就倒下了。还有些力气的时候,她还会去社区转转,等到回家的时候,双脚已经肿得几乎走不动了,许巧珍只能走走停停,慢慢踱回家。

  在病床上时,她还紧紧攥着手机。“我的电话要保持畅通,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她吭哧吭哧地说,到后来,已经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胰腺癌晚期很疼,发作的时候,许巧珍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2月22日,许巧珍最后一次住进医院。“三八妇女节的活动,三八节,三八,三八……”疼痛又发作了,许巧珍还在断断续续地交代着前来慰问的社区干部。她还清晰地记得,妇女节的活动还没准备好。

  每年过春节、妇女节、重阳敬老节,许巧珍都要慰问困难家庭。

  今年春节,她早早备好给困难户配的年货,还有慰问金。“前几年一户两三百,现在每户都要1000多”。今年慰问困难户就是小女儿殷建亚替许巧珍去的。这些慰问的经费,都是许巧珍这些年来的工资和政府奖励,不够的时候,许巧珍就只能去外面“化缘”,找企业赞助。

  这些年来的工资,从一两百到现在的两三千,许巧珍几乎“月月光”,全都贴给了社区的困难户,有一年政府奖励的1万元奖金被她一分不剩地买了慰问品。

  韦仁娣是东头村社区的社区骨干,在2004年到2005年短短两年时间里连遭不幸,丈夫、大儿子和小儿媳相继病逝,小儿子也没了工作。9岁的孙女、20万元的欠款还有全家的生计都压在了韦仁娣的身上,她曾经一度想要自杀。

  “死都不怕,困难你还怕?”许巧珍劝导韦仁娣。在多次劝导后,韦仁娣振作了起来。

  “千难万难摆在眼前,我们也要挺过去。”自此之后,韦仁娣成了许巧珍的重点关注对象,每次都自掏腰包给她送米送油。许巧珍还鼓励她发挥包粽子的一技之长,积极为她包的粽子找销路。2011年,韦仁娣的小孙女考上大学,还差两千元的学费。许巧珍知道了,二话不说给她送来了两千元,还背来了一大包生活用品。

  “连火车上的零食都准备了。”想到当时情景,韦仁娣眼睛有些发红。每年开学,许巧珍都会给韦仁娣的小孙女送去一大包生活用品,每年过生日,许巧珍还会特地送去一箱长寿面。

  每次去外面拉资金,许巧珍总是戏称自己是个“体面的叫花子”。有一次,许巧珍联系好一家企业老板谈赞助的事情,结果在企业等了两个小时,等来一个办公室主任和一句“那你就等吧”。许巧珍并没有气馁,又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企业老总出来。

  “我也是服你了。”老总也被许巧珍的这股子痴劲儿给打动了,当即就给东头村社区赞助了不少物品和资金,之后社区办活动,只要许巧珍开口,这家企业都会给予一定数额的赞助。逢年过节,企业还会主动把赞助送到社区里。

  今年年前,慰问困难户的资金还有缺口,36份年货还没有备齐,许巧珍一直在到处找企业拉赞助。小女儿殷建亚知道了,联系到了一家企业老总,老总答应赞助一箱羽绒服和1万元的资金。听到这个消息,躺在病床上的许巧珍突然有了精神,当即就给企业老板打了电话表示感谢。

  每逢大年初一,她都要去慰问困难户。前一天晚上,儿女们就已经把她爱穿的红棉袄挂在了床头。第二天一早,她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结果虚弱的身体却把她困在了床上。

  在社区工作的时候,每天早上,许巧珍都会戴上耳环,抹上口红,打扮精神了才出门。在许巧珍办公室的柜子上,至今还放着她先前换下来的耳环和口红。

  2014年东头村社区和吴家场社区合并成了吊桥路社区,居委会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搬走了,以前的居委会办公室现在成了她一个人的办事处。

  “新的办公室那边有楼梯,老年人找我办事不方便,而且还要过马路,太危险,我不搬。”许巧珍说。

  一星期7天,许巧珍有6天都待在东头村社区;星期天如果不值班,许巧珍才会待在家里。许巧珍的老伴殷泽民中风18年,生活不能自理。收拾好家里,安排好殷泽民后,许巧珍才去上班。有几次殷泽民住院了,许巧珍一天假都没请,只是在下班后才匆匆赶到医院照顾他。殷泽民为此还哭了一场。

  “你不要哭,你要坚强。”许巧珍看到了,反倒正儿八经地给他做起了思想工作。殷泽民哭完了,也不恼她,还是由着她去工作。等到许巧珍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时,“痴丫头,委屈你了!”他只说了这句话,平静而深情。

  许巧珍的家是一栋老式3层小楼,这还是1961年的时候,殷泽民借债盖的房子,还债就还了26年。那时候,许巧珍的工资都用来还债和维持家中生计。直到1986年,才还清了债务。后来大儿子成家立业,加盖了一层,也就是现在的3层小楼。

  在许巧珍的家里,几乎感受不到时代的变化。家里的床已经用了40多年了,炒菜的铝锅还是1959年买的,直到今天,她还使用老式的手提马桶。“我还提得动,没必要花这个钱,省下来的钱还能帮帮困难户。”儿女们想盖个卫生间给她,被她一口回绝。

  许巧珍的衣柜里,几乎没有超过200块的衣服,最多的还是红色的衣服。“她最爱穿红衣服,甚至还穿过红鞋子。”曾经的社区骨干屠志芳语气中充满了怀念。

  现在,家里的衣架上还挂着她生前最爱的红棉袄,柜子上还放着她平日里常挎的包,仿佛她只是出门上班,还没有回家。

责任编辑:燕妮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