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用生命筑起一道“绿色长城”

——“治沙书记”董福财(上)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7日 05:27 | 来源:光明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生命垂危的董福财抚摸着自己栽下的树,就像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张武 摄

  面前,是一道简易的铁丝网。北面是滚滚流沙,南面是浩翰林海。这里,是科尔沁沙地南缘,风沙肆虐的地方。

  如今,滚滚黄沙被树根牢牢抓住,昔日沙漠变成绿洲。就在这片绿洲下,长眠着一位62岁的老人——辽宁省彰武县阿尔乡镇北甸子村原党支部书记董福财。这个体重不到100斤的精瘦老头,用40多年的坚持,率领村民栽了300多万株树,在科尔沁沙地南缘筑起了一道15公里长、3公里宽的防护林带。

  “董福财同志是彰武的骄傲,也是全体党员干部学习的标杆。”彰武县委书记刘玉学说,他虽然倒在了这片沙地上,却以树的形象,永远站立着。

  “沙子追一步,你退一步,退到啥时候是头”

  地处科尔沁沙地南缘的彰武县是辽宁省荒漠化最为严重的县,素有“辽宁沙窝子”之称。退休老干部刘万平这样描述早年间下乡的情景:“下乡到彰武,一天二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接着补。”现任北甸子村党支部书记邢守龙告诉记者:曾有一个村民,准备盖房子,备好了砖,一场大风过后,几米高的砖垛居然不见了。

  1996年,有关部门考察后得出结论:北甸子村不适合人居,需要整体移民。时任村委会主任的董福财不干了:“我们不能让沙子撵着走,它追一步,我们退一步,退到啥时候是个头?”董褔财挨家挨户给村民做工作,讲风沙的危害,讲种树的好处。可乡亲们都知道,在沙地上种树就是拿钱打水漂,所以谁也不听。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干给村民看。”董福财说服了老婆孩子,一家四口上了沙坨子。最让人头疼的是挖树坑,几锹下去,刚挖出个坑,转眼就被流沙填满。两个孩子都十来岁,转身要跑。董福财两眼一瞪:“我不发话,谁也不能动。”“你就能欺负家里人!”妻子刘玉莲心疼孩子,嘴里埋怨着,手却没有停。

  几十棵树苗栽上了,可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被风连根拔起,一棵不剩。董福财一点儿也没泄气。他从家里抱来玉米秸秆,横七竖八地铺在沙子上,先固沙,然后再植树苗。这回终于成功了,不久,沙坨子上就有了第一片希望林。

  第二年,董福财又拉上11户亲戚和党员,和他一起包地植树,边栽树边总结经验,逐步探索出一整套沙地造林的办法,11户人家承包的2000多亩沙坡树木终于成片,原本白茫茫的沙坨子出现了绿洲。

  “我不管是谁,不合格就拔了重栽。这不是糊弄我,是糊弄子孙后代”

  “这树是谁栽的,坑这么浅?”董福财一边粗门大嗓地喊,一边三下五除二把苗拔了出来。栽树的妇女一回头,脸立刻红到了脖子根。有村民提醒董福财:“那是你亲家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让她多下不来台。”“我不管她是谁,只要不合格就都得拔了重栽。这不是糊弄我,是在糊弄子孙后代!”董福财依旧不依不饶,亲家母含着眼泪把树苗重新栽上。

  邢守龙告诉记者,董福财“监工”那叫一个严。“一看”,看树坑挖得是不是够深;“二拔”,检查树苗栽得牢不牢;“三踩”,检验水浇得透不透,土填得实不实。差一样,都通不过他的“验收”。正是因为他的严,北甸子村通过一年栽树、二年补栽,硬是在“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栽了300万株树,树苗成活率在85%以上。

  树是北甸子村的“神”,谁也不敢砍一棵,牲口进林子也不行。董福财的小儿子董伟告诉记者:“有一次,我一不留神,养的牛跑树林里去了,正好赶上父亲来看树苗,他狠狠踢了我一脚,掏出手机给护林员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按规定狠狠罚。我当时特别生气:‘又没有别人看见,你干吗这样做,我不是你亲儿子么?’‘你是我亲儿子,不听我的话更该罚’,他丝毫没有通融的余地,硬是罚了我500元。”

  直到父亲去世前,董伟才彻底理解了父亲。那天早晨,已经在土炕上躺了两个多月、多日不能进食、体重瘦得不到60斤的父亲突然坐了起来,“小伟啊,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又领着大伙去种树了。今天你有空吗?拉我出去走一走。”“我开着车,沿着他曾经栽的树两旁慢慢走,他像数着自己家的碗筷一样数着这些树,眼睛里全是泪花。”董伟对记者说,“快到家时,他让我停车,我扶着他走到路边的一棵大杨树下,他双手抚摸着树干树枝,眼神从树根一直看到树梢,那表情,就像是抚摸着自己的孩子。”

  “我死了,就把我埋在那片林子下,让我天天看着这片林子”

  “去年3月份,村里开会,老董说他肚子上有个包,我说那你赶紧去医院看看,他说没事。”7月20日,坐在董福财家40多年前盖的老房子里,现任村书记邢守龙心情沉痛地和记者述说,“到去年秋天,捆苞米,他整天吃不下去饭,胃涨,大把大把吃药。”

  去年11月5日,董福财给镇党委书记隋兵打电话,说胃疼得厉害。隋兵一下子急了:这个倔汉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说软蛋话,赶紧去医院!医生摸着董福财腹部的肿块,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病绝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能挺这么长时间呢?”

  “老董是去年11月6日查出的肝癌晚期,而在10月30日,也就是7天前,他还和我一起跑省畜牧局,为村里建畜牧小区争取资金。”辽宁省直机关工委驻北甸子村工作队队长张伟告诉记者。

  北甸子村种了300多万株树,有的已经碗口粗,但由于是防风林,谁都不准伐,所以村民们在造林上付出很多,但收益甚微。为此,卧在病床上的董福财几次对镇党委书记隋兵请求,“往后多栽点经济林吧,让村民再多些收入。”隋兵告诉记者。

  今年3月21日,董福财溘然长逝。临终,他告诉老伴刘玉莲:“就把我埋在这片林下,让我日日夜夜看着这片林子。”

  经过40多年的治理,北甸子村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森林覆盖率达到48%,粮食亩产也由治沙之前的200多斤提高到了近1000斤,村民去年的人均纯收入达到9700多元,较2000年时增加了8倍。

  今年,遵从老书记遗愿,北甸子村又补种了2000多亩林子,还种了1500亩经济林。

责任编辑:白世康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