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四川阿坝藏族大学生村官罗州仁青在抗洪救灾中殉职:28岁 在安曲河永生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5日 05:43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罗州仁青(右)在村委会与同事研究公开栏建设。资料照片

  当阳光洒下来,安曲河就成了一条金色的丝带。潺潺河水永不停息,从阿坝县穿城而过。河水流经的茸安乡格尔登玛村,是个清秀的小村庄。村支书嘎让带着一份入党通知书来到河边,“仁青,我的兄弟,组织批准你入党了……”嘎让望着河流,忍不住啜泣。

  两个月前,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发生强降雨,导致山洪、泥石流暴发。格尔登玛村在暴雨中受灾严重,成为通讯中断的“孤岛”。该村藏族大学生村官罗州仁青徒步前往近90公里外的乡政府报告灾情,不幸被卷入洪水,以身殉职,年仅28岁。7月21日,四川省委组织部同意追认罗州仁青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选择格尔登玛村,就选择了奉献”

  茸安乡距离阿坝县城80余公里,是阿坝县生活条件最为艰苦、道路交通状况最差的乡之一。格尔登玛村距离乡政府驻地近90公里,是全乡综合条件最差的村。

  2010年10月,罗州仁青通过选调生考试来到茸安乡,在分配工作时,他主动申请去条件艰苦的格尔登玛村。

  担任村官后,罗州仁青主动与群众沟通交流,挨家挨户了解情况。格尔登玛村贫困人口占1/5,罗州仁青下决心尽自己所能改变这里的贫困面貌。熟悉村情后,他很快动员组织大学同学为贫困村民捐赠衣物。

  72岁的五保老人达哇扎花体弱多病,但又无钱买药就医。罗州仁青得知后,请同事到县城捎回常用药品,亲自送到老人手里。看到村里有些孩子衣衫褴褛,虽然自己每月仅有2000余元工资,可他硬是拿出节俭攒下的1000多元,托家里人为孩子们订做了一批童装……渐渐地,村民们熟悉了这位热心善良的小伙子。

  “我们这里条件差,罗州仁青选择格尔登玛村,就选择了奉献。”格尔玛村委会主任几几回忆说,茸安乡曾经发生大规模塌方,交通中断,乡干部在县城办事,罗州仁青独自在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的乡政府值班20多天;格尔登玛村修建光伏电站,罗州仁青主动申请担任管理员和监督员,协助工程队选址、平整场地;格尔玛村道急需维修,罗州仁青带着村民投工投劳,同武警官兵一起在工地奋战两个月,确保了村道维修按时完成……

  “只要是为村民好,他就很执着”

  格尔登玛村是大骨节病重病村。2011年起,国家对大骨节病区实施异地搬迁工程,以易地育人、异地搬迁、更换粮食、饮水安全等措施,阻断大骨节病蔓延。格尔登玛村也是异地搬迁工程实施地区,罗州仁青主动请缨,为村民想办法、出点子,帮助规划新居建设。

  村民文化程度普遍偏低,一时难以理解:要根治大骨节病这一藏区常见疾病,为何要重新找地方定居?异地搬迁刚开始时,一些村民心存疑虑,不是很配合。

  罗州仁青挨家挨户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介绍实施大骨节病异地搬迁工程的必要性,让村民们明白了国家政策的好处。他还主动当起了村民们的文书,帮他们起草各类申请,办理上户、新农合、节育手续等。最终,全村的大骨节病异地搬迁工程顺利完成。

  2011年,阿坝州幸福美丽家园建设项目要为格尔登玛村群众修建卫生间和垃圾池。但在一些村民看来,上厕所就在野外,洗澡也是偶尔的事,何必要修卫生间和垃圾池?麻烦!

  罗州仁青还是选择了“挨家挨户劝说”的土办法。“只要是为村民好,他就很执着”,同事尕尔让回忆道,有的村民思想转不过弯来,罗州仁青就反复上门讲道理。有同事劝罗州仁青别太执着了,“村民要是不修,以后自己后悔”。但罗州仁青说:“村民们信得过我,我就必须把道理跟他们讲清楚。”

  如今,村民们用上了整洁干净的卫生间,生活方便了不少。“多亏了仁青劝我们!不然,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太阳能卫生间修好了这么方便,随时都有热水,冬天特别实用。”村民俄郎说。

  “要尽快将灾情传递出去”

  在同事们眼中,罗州仁青是个大忙人。即便同朋友聚会时,他也是电话不断,不是村民找他办事,就是同事向他咨询情况。“很多时候饭吃到一半,村民的电话来了他拔腿就走。”同事朱元俊说,罗州仁青心里装满了事业心和责任感。

  罗州仁青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父亲是退休工人,母亲早年下岗;两人均不同程度患病,每天服用药物控制病情,多次住院都要靠亲戚资助。对于罗州仁青来说,为父母尽孝的方式,就是将节省下来的工资按月准时寄回家。可他没有时间陪伴父母,参加工作5年来,回家的时间总共不超过20天。罗州仁青常和家人讲,格尔登玛虽然条件差,但老百姓都很善良,对他很好,他们也是他的亲人。

  近几年,格尔登玛村夏季常受到山体滑坡、泥石流和洪水等灾害的困扰。今年的洪水比往年大得多,罗州仁青帮助群众转移后,决定向县、乡两级政府汇报灾情,请求支援。

  出村道路全被洪水冲断,大家担心罗州仁青徒步出村有危险,劝他留在村里等待救援,但罗州仁青心中想着村民们的困境,坚定地说:“要尽快将灾情传递出去!”

  经过格尔登玛河附近时,由于连日大雨冲毁了过河的大桥,罗州仁青和同事们把河边的大树架在河上,准备爬行过河。“仁青说他身子轻,先爬着试试,结果刚爬到一半,就被山洪卷走了。”每每回忆出事的情形,几几就万分自责……

  阿坝县武警、公安、消防部队连夜派人赶赴事发地,并向沿河下游地区发出协助搜救通告;当地受灾群众、寺庙僧人也自发投入搜救工作。失踪16个小时后,罗州仁青的遗体在格尔登玛村安曲河附近被找到。

  遗体打捞上岸后,村支书嘎让泣不成声,他呼喊着罗州仁青的名字:“你快醒醒啊,兄弟!我还要做你的入党介绍人呢!”去年底,罗州仁青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曾跟嘎让说,是共产党让藏区人民过上了好日子,早日成为党员就是莫大的光荣。

  在罗州仁青的葬礼上,全村群众和僧人集体为他祈祷送别。村干部李玉坤流着泪在他遗像前说:“仁青兄弟,你忙了太久了,太累了。我知道村里的事你放心不下,但有我们在,格尔登玛村会越来越好的,你安息吧……”

  罗州仁青走了,他的遗物只有一套洗得发白的衣服,以及一张工资卡——工作五年,这张工资卡里仅存下1200元钱。他被按照当地水葬习俗安葬,遗体沿着安曲河缓缓而下。如今的安曲河,早已没有暴风雨时的喧嚣,河水流淌着向前,潺潺地向人们诉说着罗州仁青的故事,这位年轻人已用生命将青春镌刻在了这片高原藏乡。

责任编辑:石光辉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