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牧民心中永不熄灭的酥油灯

——追忆28岁大学生村官罗州仁青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5日 06:25 | 来源:光明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7月的一个夜晚,四川阿坝县格尔登玛村的1000多名群众,自发地汇聚在一起。按传统习俗,他们点亮千盏酥油灯,双手合十,祈福声在浓雾笼罩的河谷中回荡。他们在为一个28岁的藏族小伙子送行,希望他去往天堂的路上阳光明媚、鲜花盛开……

  这个小伙子叫罗州仁青,生前是格尔登玛村的大学生村官。6月30日,为了报告当地灾情和请求救援,他在前往乡政府的路上被洪水冲走,生命止于28岁。

  他让很多人怀念着……

  突来灾情急需求援,他说:“我年轻,我去!”

  6月下旬,四川省阿坝州阿坝县普降暴雨,山洪肆虐。山体滑坡造成各地交通中断,全县16个乡镇严重受灾。县委、县政府大楼灯火通明,电话声此起彼伏。

  6月28日晚,格尔登玛村山洪暴发。22户房屋被冲毁,33户房屋严重受损,224人缺衣少食、无家可归。通村公路塌陷,电力通信完全中断,格尔登玛村成为“孤岛”。

  所有人都很焦急。面对不断发生的灾情,格尔登玛村必须做出决定:派谁到乡政府请求援助。

  格尔登玛村离阿坝县城83公里,离乡政府90公里,与县城、乡政府呈三角之式,是全县最偏远的乡村之一。

  谁都知道,这是徒步穿越死亡线:一路上洪水、塌方、飞石不断。村委会主任机机试图阻止罗州仁青:“你眼睛不好,留下来安抚群众。”

  但他决心已定:“你们熟悉情况的要留下来。我年轻,我去。”

  面对风雨飘摇的独木桥,他说:“我身子轻,我先过去了你们再过来”

  山路崎岖,道路塌陷、桥梁被冲毁。路越来越难走,雨越下越大。格尔登玛河还在咆哮,仁青和机机等十来个人沿河而下,在雨中艰难前行。

  “这里还有一处塌方”,仁青不时用身体勉强挡住雨点,在笔记本上记下灾情。

  走了32公里,他们遇到了一条湍急的河流。牧民们把河边的大树砍倒在河岸两头的河堤上,准备从独木桥上爬行过河。但是湍急的河水冲拍着树干和枝蔓,“桥”像绳索一样来回晃荡着。

  “我身子轻,我先过去了你们再过来。”说着仁青把准备上桥的村委会主任拉了回来。

  当仁青爬行到河中央时,一股山洪突然席卷而来,仁青被卷到了汹涌的河水中。牧民们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一位牧民下意识地把身上的雨衣丢入河中,希望他能抓住,但失败了。同行的牧民沿河疯狂地追赶着大声呼喊。

  在浑浊汹涌的河水中,仁青挣扎着冒了两下头,随后就消失在洪流里。

  当搜救人员找到他的时候,他遍体鳞伤,紧握双拳,心脏早已停止了跳动。

  一心帮助牧民服务牧民,他说:“我会加倍努力”

  1987年3月,罗州仁青出生在若尔盖县达扎寺镇一个普通的藏族家庭,父母一直体弱多病。

  “就在前些天他还和我通了话,这个娃娃都没有告诉我格尔登玛被洪水淹了……”仁青母亲悲痛欲绝。

  仁青是个孝顺的儿子,但却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

  2012年夏天,仁青的父亲因低钾反应住进了省医院,每天需要按摩、进行身体康复训练。仁青在电话里对父亲说:“阿爸,对不起,这儿的老百姓正在搬到远牧点,等他们安置好了我就来看你。”“阿爸,对不起,这几天我们在修路,我走不开,过两天来看你……”阿爸忍不住埋怨:“他比县委书记还忙。”

  村上234户村民,都是罗州仁青的“亲人”。罗州仁青经常主动接济贫困村民。然而,他对自己却很节约,一年难得买件新衣服。

  连续3年,罗州仁青被评为“优秀大学生村干部”,他还参加了省委组织部举办的藏区大学生村干部培训班。

  他在《入党申请书》中写道:“在这偏远的村寨里,村支部书记和党员把牧民当成自己的亲人,把牧民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帮助牧民、服务牧民。我希望自己能像他们一样加入共产党,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我会加倍努力。”

  7月21日,四川省委组织部同意追认罗州仁青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作为全国18万在岗大学生村官中的优秀代表,共青团四川省委、省青联决定,追授罗州仁青“四川青年五四奖章”。

责任编辑:石光辉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