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老县长高德荣的“三退三不退”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09日 06:23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地图是高德荣随身必带的办公用品。记者 杨文明摄

  从北京领完奖,高德荣马不停蹄赶回了独龙江。接着,一天向北查看通往西藏毛路的建设情况,一天朝南查看中缅边境沿线工程质量。

  退休一年来,曾任云南贡山县县长的高德荣除了看病,就是奔波在独龙江发展的路上。记者问他为何“退而不休”,他说:“职务退了,工作退了,责任也就退了;但是,我共产党员身份没有退,所以义务不能退,目标也不会退。”

  职务退了,共产党员身份没退

  再去独龙江,记者心里直发怵,一怵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乡只有弯路、没有直的路;二怵老县长高德荣不愿接受采访,只有访、采不上。

  早上5点出发,飞机转汽车,到独龙江时已是晚上7点半。还是老房子:斜坡上,竹篾墙,旧沙发,热火塘;老县长却不再是老样子:青衣愈淡,衣带渐宽。

  一桌子文件,一桌子药。糖尿病、胆结石、肩周炎、骨质疏松……高德荣坦言:“上了岁数,身体确实没原来好了,但还是可以工作。”晚上近10点,独龙江乡党委书记和国雄门都没敲,便送来了文件。退休了,却仍常干党委、政府的活,高德荣也会想“是不是多管了闲事”,但结论是:“现在大好政策来了,独龙江的发展也才起步,我得协助好党委政府,作为党员,我有这个义务。”

  拿起瓶盖中的药,高德荣抖了三次终于将所有药喝完。因为药苦,眉头皱了半天。一直忙碌,身体吃得消吗?高德荣说:“从生到死是每个人必经的过程,做了什么决定一个人的价值。我在入党申请书里承诺要为大家做好事,我活着的意义也就在这承诺里。”

  工作退了,目标不会退

  退休前,高德荣把能让的荣誉都让了出去;退休后,反而没了这个特权。过去一年,高德荣的荣誉没少拿:“优秀共产党员”“时代楷模”“全国道德模范”。

  “这个项目符合政策要求,你看能不能支持下?”高德荣说之所以“跑项目”,是因为独龙江落后,怒江州也是贫困州,财政困难,大多数事情还得省里协调解决。“我们也会去省里汇报情况、要项目,可跟老县长比起来,力度可不一样;要论对独龙江的熟悉程度,我们也比不上老县长!”贡山县副县长郭建华说。

  “有人说,你老高就知道路,可要知道路的问题不解决,我们独龙江就没法发展。”高德荣说自己这辈子就是为独龙江铺路:一条是看得见的路,还有一条是产业发展的路。

  前段时间在昆明手术,身体刚好转高德荣就跑到云南省发改委,协调建设独龙江到西藏察隅的道路。“工程招投标一定,老县长就赶我们上了工地!”工程队负责人陈勇说。2014年,独龙江公路隧道打通,独龙江告别了大雪封山。当地旅游欣欣向荣,高德荣却仍然冷静,提醒政府开发中更要保护。“花上1万亿,也种不出独龙江的生物多样性。”

  独龙江北部气温低、雨水多,不适合草果种植,高德荣就在自己草果基地周边试种重楼。待得时间久了,连最怕生人的戴帽叶猴也跑来凑热闹。“独龙江这么大,温度、降雨都不一样,单一的项目没法全部照顾,得结合实际为独龙江发展找路子。”讲到兴起,高德荣干脆拿出了地图。“别看独龙江河谷都是原始森林,可山顶却有大片牧场。今后要能修建上山的牧道,独龙牛也能发展成一项大产业。”

  责任退了,义务不能退

  两天跑遍独龙江,第三天高德荣没能早起。记者劝他多休息,他说,中央、省、州,社会各界的帮扶不能乱用,不自己去看心里不踏实。

  3年前的枯树,仍然立在原地。高德荣每次下乡,除了催工程进度,看工程质量,就是看对周围环境保护得咋样。工程队队长张建全告诉记者,逢年过节慰问,路过查看进度,已经是高德荣的规定动作。3年前的学校,已经大变样。独龙江乡九年一贯制学校副校长尹剑龙告诉记者,开学前后,高德荣总会问学校还缺些啥。“碰到难题,我们先想到的还是问他。”独龙江乡党委副书记孔玉才说,老县长虽然常问发展,但从不过问人事。“虽然退下来了,老县长却仍和以前一样泡在最基层。”

  尽管忙碌,高德荣从未缺席任何一次人代会。他说:“我缺席一次,我们独龙江一年的事情就反映不上去。当一年代表,我就争取解决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田延华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