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通天河畔铸警魂——追记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成元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王成元(右二)与同事在巴颜喀拉山口执勤时吃午饭。 (资料图片)

  秉公执法,他在30多年的警察生涯里,用生命和信念诠释了平凡与伟大。

  守望道路,他搏击风霜雪雨力保交通畅通,用一腔热血书写了一曲新时期人民警察忠于党、忠于事业的感人乐章。

  他就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第四届全国“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特别奖获得者——王成元。

  整治“黑车”,填补驾校空白

  站在青海玉树当代山上,可以看见清澈的巴塘河蜿蜒东流汇入通天河,流入长江的怀抱,滋润着这片重建后获得新生的土地。

  2004年,王成元从格尔木市调到西宁市还不满两年,就被组织选派到玉树藏族自治州任公安局副局长、交警支队支队长。

  当时的玉树,没有任何手续的“黑车”泛滥,不少司机都是无证驾驶。王成元上任后,下决心要改变这种现象。

  他调研发现,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主要是州内没有驾校,更别说考试中心了。王成元看在眼里,急在心上。2007年,他费尽周折办起玉树历史上第一所驾校——客运驾校,填补了玉树历史上没有驾校的空白,一年大约有2000人能顺利考取驾照,在很大程度上纠正和规范了司机的驾驶行为。但问题又来了,由于地处藏区,驾驶员文化水平低,大部分不懂汉文,不会操作电脑。王成元又开始琢磨这事,请人把理论考试题目翻译成藏文,方便了驾驶员考试。

  玉树州长途货运司机索南战斗深有感触地说:“玉树的交通状况是历史遗留的老大难问题,我们不相信他一个队长能把这种状况扭转过来。没想到,这个新队长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是查处‘黑车’。我们经常看到王成元带着交警站在大街上给过往行人讲解买卖‘黑车’的害处,并用查处的实际案例教育群众。他的这些做法,最终使‘黑车’无处遁形,失去了存在的市场。”

  如今,玉树州再也看不到“黑车”的影子,人们踊跃地考驾照、办牌照,懂得遵守交通规则、文明驾驶。短短几年,这里的交通状况得到颠覆性改变!

  身患癌症,奋力抗震救人

  就在工作取得很大进展时,王成元的身体却亮起了红灯。2007年11月,他突然感到两腿发软,浑身乏力。检查结果令所有人感到意外——胃癌!高原环境恶劣,再加上病痛的百般折磨,他常常整夜失眠。他的白血球指标忽高忽低,时时下降到身体难以承受的状态,可一接触到工作,他立刻变得干劲十足,常常工作到深夜。

  2010年4月14日,在玉树地动山摇的危难时刻,王成元紧急召集政委江巴才仁和副支队长杨东凌,直奔交警支队对面的玉树县第一完全小学开展救援工作。大街上,狂奔着找人的,捂住伤口痛哭的,废墟里呼喊着救命的人们刺痛着王成元的神经。

  没有救援工具,他们用破布条胡乱把手一包,在废墟里不停地刨。意识到徒手救援的低效后,王成元分析认为,最快到达的救援队一定是乘飞机赶来,他当即决定,所有民警兵分两路,由他和副支队长杨东凌带队打通机场路,其他干警继续救人。

  地震破坏了机场路附近的西杭电站,大水裹着泥沙和杂草漫过路面,许多机动车挤成一团。王成元站在过膝的泥浆里疏导车辆,全然不顾泥浆的冰冷。

  正是在王成元快速疏通的这条生命通道上,迎来了第一批专业救援队,迎来了第一批救援物资,也送走了第一批危重伤员。

  关爱群众,展现民警风采

  王成元出生在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林川乡窑庄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忍饥挨饿吃黑面馍馍和洋芋长大的他,凭着自己的刻苦努力,考取了青海省交通学校,1984年毕业分配到青海省格尔木。这在当时那个小村庄里,是一件自豪和骄傲的事!

  “娃娃们”是王成元对交警支队招收的协警员特有的称呼,“这些娃娃们不容易啊!一个月才拿几百元工资,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如果没有他们,灾后玉树的交通状况难以想象,恢复重建必定受到影响,这些娃娃们功不可没啊!”

  王成元心疼他的“娃娃们”,在他的努力下,协警员的工资逐年递增,从最初的500元增加到现在的2300元。

  格尔木交通管辖面积大,据与王成元同事多年的马光亚介绍,一次,他和王成元在值班时接到电话,百里外发生车祸,有人死亡。按当时的规定,他们可以等到天亮再去处理,可王成元坐不住了,跟马光亚说,“咱们还是现在就去吧,早点到那里,家属心里也会好受一些”。就这样,两人顶着刺骨的风雪连夜赶往现场。

  妻子魏晓跟王成元是同村的,两人在格尔木工作、成家,婚后一直租住在民房里。由于当时格尔木采金潮和盐湖开发热的兴起,大量农民工汇聚格尔木。王成元有不少同乡到格尔木打工,他们大都会到王成元家坐坐,见着交警就问王成元的家在哪儿。王成元让妻子买了口大锅,扛回大袋的面粉、土豆、白菜,给大家做热乎的臊子面吃。王成元告诉妻子,“这些来打工的老乡挣钱不容易,家里没啥好的,但是热茶热饭咱们得尽量提供”。

  有的同乡干了一年活拿不到工资,回不了家,王成元夫妇就给他们买火车票,再把他们送上火车……

  今年7月,王成元在北京住院化疗时,已经无法正常下咽任何食物,但他却叮嘱妻子多熬点粥。他告诉妻子,“同病房的都是来北京看病的,家里都不容易,多熬点,让身边的病友们也喝一口热粥”。就在几天后的7月18日,王成元因胃癌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年仅52岁。

  7月22日,王成元过世第四天,玉树市交警大队队长桑丁和同事们替王成元去看望藏族老阿妈拉泽。老阿妈家住玉树市结古镇30多公里外的称多县歇武镇下赛巴村,已85岁高龄,无儿无女。王成元每年都会和同事一起去看望她几次。见几个民警进了屋,却不见王成元的身影,拉泽老阿妈不停地张望,嘴里念叨着:“阿吾呢,阿吾怎么没来?”桑丁告诉老人家:“常来看望您的那个阿吾走了,来不了了!”老阿妈顿时老泪纵横,一遍遍抚摸着屋里那张结实的床,说这张床是阿吾做给她的,“这个家里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阿吾买给我的,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10月25日,是王成元去世一百天的日子,按照乡俗,他的家人为他立碑。在王成元的坟头,女儿王妍馨长跪不起。她给父亲带来了刚出生50天的儿子。因为她知道,王成元做梦都想看到这个小生命的降生,可终究没有等到。

  走进王成元在西宁的家,各种荣誉证书奖章摆满了客厅,在奖章下面摆放着一组藏羚羊的雕塑:高山顶上,几只羚羊抬起头凝视远方,若有所思……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3日 11:05 来源:经济日报 编辑:田延华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