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时代先锋】召存信:一心为民树丰碑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1日 05:36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图为召存信家,以前很多群众来看望老州长,就在这里做饭、休息。蔺以光摄(新华社发)

  在西双版纳,说起“老州长”,大家都知道是自1953年起连任7届西双版纳州州长的召存信。在他的带领下,西双版纳从一个交通闭塞、贫穷落后的“瘴疠之区”逐步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社会主义新边疆。他以实际行动践行着党的民族政策,为西双版纳种下了民族团结的种子。

  “要像珍爱眼睛一样,珍爱民族团结”

  在西双版纳这片近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世居着傣族、哈尼族、布朗族、彝族等13个民族。“老州长在各个民族中都有很高的威望,不管哪个民族有困难,他都会竭尽全力地帮助解决问题。”西双版纳州政协原副主席征鹏告诉记者。

  召存信常说:“要像珍爱眼睛一样,珍爱民族团结。”早在自治州成立初期,召存信就全面落实民族平等政策。在他的积极倡导下,通过了西双版纳州第一个单行条例——《关于在傣族中禁止迫害“琵琶鬼”和在哈尼族中禁止杀害双胞胎》,各民族平等和谐团结的氛围日益浓郁。

  据征鹏的记忆,自建州以来,西双版纳从未发生过民族之间相互械斗的情况,老州长功不可没。1985年“七一”前夕,老州长要到勐海县布朗山乡讲党课,基层干部向他反映:布朗山乡在搞林权三定划界时,有一块地和景洪县有纠纷,久拖不决,希望他出面。

  当时陪同老州长一起下乡的西双版纳州关工委主任王贵生回忆,那时乡与乡、村与村之间关于山林、田地的矛盾纠纷很多,老州长的解决原则是:大民族要让着小民族;条件好的坝区要让着山区。当时老州长问明白情况,当即打电话给景洪县领导,事情很快圆满解决。

  “在当时,处理好这些矛盾,是保障边疆稳定,维护好民族团结的重中之重。”王贵生说。

  “促进各民族平等、团结、和谐,根本的出路在发展”

  11月末,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格朗和哈尼族乡南糯山村的茶山仍然郁郁葱葱。张且今年63岁,原是南糯山的村支书,他说,眼前这片茶园正是当年在老州长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

  南糯山村地处深山,地势高,无法种植橡胶等经济作物,却十分适合种植茶叶。“老州长帮我们引进茶叶新品种,还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种好了茶,大家生活才会变得更好。”说起那段回忆,张且充满了感恩。

  上世纪80年代初,第一批示范茶园、130亩茶林在南糯山村水河寨开始试点。1984年,在召存信的牵线下,星火茶厂入驻南糯山村,茶叶的种植全面铺开。曾经满是荒地的深山,成了优良茶叶的种植基地。“我们现在有1.2万亩古茶园,4万多亩台地茶园。”指着满山的茶林,张且骄傲地说。

  南糯山村的发展只是召存信带领西双版纳各个民族繁荣发展的一个缩影。老州长常说:“要促进各民族平等、团结、和谐,根本的出路在发展。”一方面抓产业,大力巩固和发展粮食、橡胶、茶叶、蔗糖、南药五大优势产业,全面开发旅游、边贸、加工、养殖、香料、水果六大产业;一方面不断加强公路、桥梁、码头、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在召存信的带领下,西双版纳实现了建设发展史上的多个“第一”:

  第一条公路,第一个糖厂,第一座大桥,第一个机场……现在的西双版纳,口岸建设与边境贸易方兴未艾,特色产业发展日新月异,边疆资源优势正在不断转化为经济优势。

  “组织需要我,我就会一直干下去”

  1992年5月,召存信从州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不久,召存信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当选后第一件大事就是为景洪 “撤县设市”奔忙。“组织需要我,我就会一直干下去。”他说。

  1992年,云南省政府决定把景洪县列为五个撤县设市的县之一。景洪县成立了景洪撤县设市申报工作组,召存信担任顾问。为了做好汇报和争取工作,召存信带领撤县设市申报工作组负责人3次飞到北京,一待就是十多天。1993年12月20日,国务院正式批准景洪撤县设市。

  老州长做的事情,群众都记在心里。走进西双版纳州嘎洒镇曼景罕村,一块纪念老州长的牌匾和一棵枫树伫立在村头最显眼的位置,村民岩炳正在为枫树除草、浇水。2003年,曼景罕村邀请“老州长”参加村里的庆典。当时的召存信已经上了年纪,腿脚不太方便的他便委托夫人刀美英前往,并种下了这棵祝福的枫树。“老州长帮村里解决了硬化路,帮我们搞绿化,我们也自发为他竖了这块牌匾。” 岩炳说。

  延伸阅读

  【时代先锋】召存信:一辈子跟党走的“老州长”

责任编辑:石光辉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