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逾越纪律底线 坠入腐败深渊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2日 15:56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杨光明,江西省上栗县人,1954年出生,曾参加过南疆自卫反击战,立三等功1次;1980年5月至1986年5月任宁都县人武部参谋,立三等功1次。此后,历任上栗区人武部长、安源区政法委书记等职,2003年1月任上栗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

  杨光明军人出身,应该最清楚纪律的重要性,然而,他知纪违纪,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在县人大代表选举中违反规定,视人大代表资格为“摇钱树”;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收受贿赂、违规投资获利。

  杨光明,这位荣立过战功的功臣,战争时期没有倒在枪林弹雨下,和平时期却倒在了“糖衣炮弹”下。他的腐化堕落令人唏嘘不已。

  “小蛀虫”引出“大硕鼠”

  在江西萍乡,近几年对杨光明的各类信访举报一直不断,但每次都因无法查实不了了之。出于对干部的关心和爱护,萍乡市纪委领导多次对杨光明进行谈话提醒,但收效甚微。

  真正让办案人员“锁定”杨光明,是一次查办案件的意外收获。

  2011年12月,萍乡市纪委查处了上栗县某镇一名党委书记的违纪问题。在调查过程中,该镇党委书记陆续交代出杨光明的一些违纪问题。在这只“小蛀虫”的背后,是不是藏着杨光明这只“大硕鼠”?办案人员在心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决定继续追查下去。

  然而,对杨光明的调查却并不顺利。直到2013年6月,杨光明的侄子杨林在招投标中“无往不利”,才让杨光明露出了“狐狸尾巴”。

  这一年,萍乡市在小农水利项目专项检查中,发现了一个反常现象:上栗县鑫胜预制厂——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竟然承揽了上栗县2009年至2012年所有小农水利项目的U型槽业务,工程总量多达2000余万元。事出反常必有妖。经过办案人员深入调查,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杨林,表面是上栗县鑫胜预制厂厂长,实际上却是一名从未经过商的厨师。此外,杨林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他是杨光明的侄子,两人感情颇深!而经过不懈努力,办案人员发现,鑫胜预制厂每年的利润都有一半进入了杨光明的腰包。

  杨林与杨光明非同寻常的关系,杨林工厂非同寻常的中标能力,工厂利润非同寻常的去向……终于,串起来的利益链条将躲在暗处的杨光明“拉”了出来。

  杨光明,这位潜藏已久的“大硕鼠”,其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的相关问题终于无所遁形。

  严重破坏选举制度,视人大代表资格为“摇钱树”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阎王吃小鬼。”这句话在杨光明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经办案人员查实,杨光明自担任上栗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以来,严重破坏选举制度,把县人大代表选举“经营”得风生水起,大发选举财。

  每到换届选举时,一些财大气粗的老板都对人大代表资格“垂涎三尺”。杨光明抓住了这一点,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在选举中大搞权钱交易。

  首先,杨光明先抛出“诱饵”,他放出风声——县人大准备广泛吸收党外人士、个体老板。

  听到风声的老板们,马上明白了要害所在。一时间,各色人等纷纷向杨光明奉上红包,少则五千元、一万元,多则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杨光明一一笑纳,并许下承诺。其后不久,送上钱的老板们果然“顺利”当选县人大代表。

  只是,这些老板们并不知道,当选只是个开始。杨光明并不满足他们这点“回馈”,紧接着又祭出新招:或者暗示要“入股”他们的企业,与其合伙经商;或者以借款给老板的名义获取高额利息,坐享巨额收益。

  杨光明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把人大代表选举当成了“摇钱树”,对外明码标价,唯钱选人。在上栗,一个时期,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出得起钱,都能当上人大代表,影响十分恶劣。

  杨光明沉迷于此,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横行乡里的柳某因为有钱,公开与杨光明称兄道弟,并在杨光明的运作下“脱颖而出”,顺利地当选县人大常委会委员。杨光明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短短几年,他在柳某的煤矿以投资入股或借款获息等形式获利80余万元。

  利欲熏心,严重违反廉洁纪律

  杨光明底线失守,利用一切机会“发家致富”,除了在人大代表选举中获利颇丰,他还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到处“撒网”。

  2003年1月,杨光明刚刚从安源区调任至上栗县任人大常委会主任。他在本职工作之余,还“积极”招商引资,为上栗县的经济发展“发光、发热”——凡他经手引进的项目都要雁过拔毛,分上一杯羹,才肯罢手。

  2003年,上栗县人大引进了一个民办中学——上栗二中(后转为公立中学)的投资项目,项目甫一启动,就被杨光明和妻子盯上了。杨光明看好其中的利润回报,便安排妻子和他人合伙承办上栗二中。学校运营没多久,杨光明找来一名投资人,权衡轻重后,将学校的股份全部转让给这个投资商。这么一倒腾,杨光明轻而易举地获得了翻倍的回报。

  尝到甜头后,杨光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2004年,他引进上栗县人大培训中心项目,由开发商刘某承揽,杨光明垂涎于该项目的巨大收益,多次向刘某暗示要入股。碍于杨光明手中的权力,刘某提出向杨光明“借”20万元,并许下三年翻番的承诺。2006年,刘某经营遇阻,杨光明眼见着自己“借”出去的钱有可能打水漂,心急如焚,赶紧让妻子上门讨债。刘某无奈,只好用一套公寓房抵消了“债务”。不久,刘某的资金盘活,杨光明又连本带利从刘某处索要了30万元。

  在杨光明的敛财过程中,杨林成为了他的“马前卒”。早在2006年杨林开办餐馆时,就主动提出让杨光明无偿持有餐馆三分之一的股份,杨光明坦然受之,并利用其职务便利,帮杨林招揽生意。两人经过3年“愉快合作”后,杨林得到了杨光明的充分信赖。这才有了两人成立鑫胜预制厂,谋取小农水利项目的U型槽业务的丑行。

  办案人员介绍,杨光明利欲熏心,视纪律如无物,为了敛财无孔不入,他涉足煤矿、土地、房地产、加油站、工程建筑、小额贷款等行业领域,直接或间接的投资项目多达20余个!

  执纪者说

  杨光明最终倒在了他千方百计聚敛的财富面前,到头来不过当了个“财物保管员”。他违纪所得的财富,没有变成他计划中的退休“养老金”、生活“保险金”,反而成为送他入狱的铁证。他的腐化堕落,教训深刻。

  ——慎权。杨光明接受调查后,曾向办案人员吐露心声:“过去几十年是为别人活的,后来就觉得,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现在到了该为自己活一把的时候了。”杨光明在上栗县担任领导干部十多年,经历了五位县委书记和县长,自恃年纪大、资历老,而且工作中各方面的支持多、监督少,对权力这把“双刃剑”早就失去警惕,为一己私利,居然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把人大代表选举当成了“摇钱树”,对外明码标价,唯钱选人,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慎微。分析杨光明的蜕变过程我们不难发现,他的腐化堕落是从不注意小事小节开始的。杨光明在忏悔时谈到,早期对大额财物很警惕,但对于小额礼金、礼品,一直当作正常的“人情往来”,没有过多抵制。他就像温水里的青蛙,底线沦丧还不自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杨光明的落马,再次表明将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的极端重要性,党员干部当慎始慎微,警醒起来。

责任编辑:杨安琪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