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哥们儿”成为纪律防线的“溃堤蚁穴”

——贵州省黔东南州原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家黔腐败警示录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7日 14:54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王家黔出生在贵州省遵义县,从小他就向往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1984年,王家黔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贵州省警察学校,爱好散打、唱歌且颇具才华的他很快在警校班级里脱颖而出,被选为班长,并担任学生会干部。警校毕业后,各项成绩均优异的王家黔被贵州省公安厅看中,留在了公安厅工作。2008年,44岁的王家黔被提拔为副厅级干部,担任省公安厅指挥中心主任。两年后,46岁的王家黔被委以重任,担任黔东南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

  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组织上给了王家黔发挥自己才能的舞台,他却知纪违纪,在“哥们儿”的奉承讨好中,丧失原则、突破底线,最后身败名裂。

  王家黔落马后,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处在重要位置上,顶着“一等功”勋章的功臣,怎会成为了阶下囚?殊不知,党纪面前,人人平等,党纪的高压线,怎能容忍知纪违纪、肆意践踏?!

  从同学到“哥们儿”,纪律抛在脑后

  王胜国,王家黔警察学校的同学,毕业后分配到凯里市公安局。“他和我一样,喜欢散打,在学校我们就在一个队里经常训练,人较内向,但精干、心细。”王家黔这样评价他的这个同窗。

  2010年,从王家黔调任黔东南州公安局局长的第一天开始,毕业之后从未联系的王胜国便主动攀关系,以同学身份给王家黔接风洗尘。而此时的王胜国,早已不是一名人民警察,2003年,王胜国因违纪被凯里市公安局清除出公安队伍,从此下海经商,是凯里当地有名的“秀吧”“品客吧”等娱乐场所的老板。

  同学间的推杯换盏,打着叙旧的同窗之谊,掩盖了王胜国拉拢腐蚀王家黔的真正目的。王胜国想尽一切办法为王家黔的生活起居提供照顾,一日三餐,生活日用品,买这买那,从来不让王家黔操心。黔东南州公安系统和政法系统都知道,王家黔有那么几个好友,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醉生梦死”。而这种同学聚会也从最初一起吃饭喝酒的全是同学,逐渐演变为只有王胜国的几个朋友和王胜国找来的“美女”陪同吃饭。

  2010年春节前的一个夜晚,王胜国像往常一样提着水果到王家黔的宿舍。“马上过年了,凯里也找不到什么好买的。”王胜国将一个装了1万元的信封连同水果递给了王家黔,在反复推辞之后,王家黔收下了他到黔东南任职之后的第一笔钱,纪律防线就此失守。“他成为了打开我纪律大堤的蚁穴。”王家黔回忆说。

  从此之后,两人关系更进一步。喜欢喝酒、唱卡拉ok的王家黔,沉迷于享乐之中,早已把纪律抛在了脑后。为让王家黔“舒心”,王胜国不惜高价从外地找来漂亮小姐,陪王家黔“共度良宵”。

  在王家黔心里,王胜国精明能干,是经营娱乐场所的正规老板,为人慷慨、豪迈、仗义疏财,王胜国不但是自己的同学,而且是战友、是知己,更是“哥们儿”。王家黔对王胜国无比信任,收受来的赃款,从不避讳王胜国。只要收来的钱把家里的保险柜装满,王家黔就叫王胜国来家里清点,然后由王胜国带走替他打理投资。短短四年时间,王胜国就给王家黔保管赃款合计440万元人民币。

  狐假虎威,“猛虎”成为“病猫”

  然而,王家黔信错了人。

  王胜国,何许人也?虽然早已不是公安干警了,但在黔东南,没有哪个公安干警不认识他;虽然不是腰缠万贯的老板,但凡是在黔东南州经营娱乐场所的老板,没有哪个不巴结他。社会上有传言,如果能请王胜国吃顿饭,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如果能有王胜国入股娱乐场所,就有了“免死金牌”,绝对高枕无忧。

  2014年3月,接到无数举报线索的贵州省公安厅展开秘密行动,将王胜国入股的凯里某赌场幕后老板颜某抓获。

  王家黔得到消息后坐不住了,严重违反纪律,采取各种方法打探消息,并悄悄安排王胜国为颜某在公安系统的好友——凯里市公安局副局长邢某(另案处理)通风报信。

  王家黔一直以为,自己是2014年凯里“1·13”爆炸案侦破工作荣立“一等功”的功臣,战功显赫,组织上是不会拿自己开刀的。但为了安全起见,他也与情妇悄悄商议好了今后对付组织调查的各种方案,视政治纪律如无物。

  直到王胜国被捕,王家黔才恍然大悟,原来组织的行动一切都是针对自己而来。在被采取办案措施的前一天晚上,王家黔抱头痛哭,“我当时顿感天昏地暗,天塌下来了,一切都完蛋了。”

  在与王胜国交往的四年时间里,王胜国不断将社会上的狐朋狗友介绍给王家黔认识,然后借请王家黔和公安系统的干部吃饭喝酒、唱卡拉ok之机,显摆自己与王家黔的关系。

  一方面,王胜国通过这种方式,让社会上的兄弟们知道,黔东南州公安系统的一号人物是我的“哥们儿”;另一方面,也让黔东南州公安系统的干部知道,我的后台很硬,是公安系统一把手的亲密朋友。而王家黔,也沉迷其中,对王胜国及其“好友”所送的钱,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经查,他四次收受凯里某赌场负责人吴某现金共25万元,八次收受某赌场负责人颜某现金共26万元。

  好一幕狐假虎威的现实版本!

  有了“大靠山”,王胜国放心地将自己入股电玩城、娱乐城等各种情况告知王家黔,请他多多关照。在黔东南州公安系统打击黄赌毒的各项行动中,凡是有王胜国入股的场所,都一次又一次逃避了惩处。

  不仅如此,2012年初,王胜国给王家黔说:“你安排我投资打理的那些钱,我入股了50万在凯里一家洗浴城。”王家黔便心里有数了。这之后,当有群众举报该洗浴城涉黄时,王家黔便违反纪律,把近期公安机关开展扫黄行动,不能再经营涉黄业务的消息透露给王胜国,王胜国立刻安排该洗浴城暂停涉黄部分的营业,又一次躲过了公安系统的检查,而风声一过,一切依旧。

  与王胜国称兄道弟后,王家黔很是开心,因为他的手机里,每月都会准时收到王胜国给自己发来的短信,提示王家黔投资的钱,该月又收入多少多少,数字精确到了圆角分。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纪律无形,却最精准。自认为办事谨慎的王家黔,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直到东窗事发,他才醒悟,原来自以为是在打“擦边球”,其实早已突破了纪律的底线,悔之晚矣。

  知纪违纪,严重违纪一再上演

  有了第一次违纪的经历,不加警醒,自然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2012年下半年,黔东南州公安局业务技术及办公用房项目即将对外招投标,黔东南州某建筑工程公司经理何某得知这个消息后,通过王胜国帮忙,请王家黔将该工程交给其承建。

  此时,王家黔脑中已没有一丁点儿纪律意识,但凡王胜国开口的事情,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他爽快地答应了。之后,为感谢王家黔的帮助,何某分两次通过王胜国送给王家黔共200万元,王家黔嘱咐钱由王胜国“代为保管”。王家黔为自己的安排自鸣得意,因为钱没过自己手,安全!而交给王胜国打理,还可以每月获得投资收益。

  1998年就和王家黔认识的贵州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某,在王家黔任黔东南州公安局局长后,向王家黔提出想到黔东南发展,承接工程,王家黔表示支持。之后王家黔在饭局上介绍叶某与时任凯里市消防大队的领导和某县公安局局长等人认识。并多次违反工作纪律,给这些人打招呼,要求关照叶某在黔东南承接工程。很快,叶某就获得了凯里市消防大队办公楼装修工程及某县公安局业务用房水电消防安装工程等项目,为此,叶某分三次送给王家黔共计6万元人民币和价值46万元的奥迪轿车一辆。

  欲望的阀门一旦打开,就有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王家黔再也收不住手,一步一步地坠入了严重违纪的深渊。

  王家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工作纪律和廉洁纪律,公然插手案件查办,亲自给基层的公安局局长打招呼,要求按照“组织意图”查办案件,不然就是不讲政治,为此,收受贵州省公安厅经侦大队黄某(另案处理)10万元。

  王家黔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和廉洁纪律,在干部调整、干部交流使用上,收受下属的贿赂,为这些偷奸耍滑的干部提拔使用和交流任用提供帮助。一些有能力有水平,扎扎实实干事的公安干警,因为没有给王家黔送钱,永远也得不到提拔和重用。王家黔的所作所为,饱了自己私囊,却寒了干部群众的心。

  王家黔严重违反生活纪律,包养情妇,腐化堕落,影响恶劣。多行不义必自毙。2015年5月18日,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家黔受贿案开庭审理。检方指控王家黔在担任黔东南州原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484万元人民币。王家黔当庭认罪。

  这位曾经在2014年震惊全国的凯里“1·13”爆炸案侦破过程中荣立“一等功”的功臣,刚刚步入事业的巅峰便锒铛入狱,人生就此惨淡落幕。

  执纪者说

  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领导干部交友本是常事,可如果不加甄别,不懂自律,则很容易被酒肉朋友“带进沟里”。王家黔就是其中的典型。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交上一个好朋友,就多了一面镜子,多了一个参谋;交上一个坏朋友,就等于雪入墨池,虽溶于水,其色越污。王家黔交友不慎,贪图享乐,被“哥们儿”的“糖衣炮弹”击倒,教训何其深刻。

  党员领导干部,必须自觉净化自己的朋友圈、社交圈、生活圈,不交无德之人、不交无义之人、不交无耻之人,自律自省自重,始终做到两袖清风,永葆共产党人的本色。

责任编辑:杨安琪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