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违规逾矩必“翻车”

——河北省大名县委原书记边飞案剖析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1日 17:12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2015年6月23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边飞进行一审宣判。(图片由河北省纪委提供)

  2015年6月23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边飞进行一审宣判。(图片由河北省纪委提供)

  理想信念动摇,党的观念弱化,心中无党

  边飞《悔过书》摘选:随着职务调整、任职时间增长,我把入党誓言和立志做一名优秀干部的目标忘记了,把为党和人民做贡献的追求忘记了,作风上越来越浮华,工作上越来越利益化,生活中越来越追求奢华。

  2013年10月底,组织对边飞采取调查措施。在清点边飞的随身物品时,3个小红布包引起了审查人员的注意。拆开红布包,里面是画着符咒的黄纸,仔细辨认,依稀认出“蒲志安永久绝败”、“保佑边飞化恶成祥”等字句。

  蒲志安曾任永年县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为了个人前途和工作中得到时任县委书记边飞的支持和关照,曾4次送给边飞4张银行卡,共计45万元。2011年底,蒲志安因其他违纪问题被调查,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在蒲志安被调查的那段时间,边飞心神不宁,担心被蒲志安牵连出来,但他不是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而是找所谓的“高人”给他念咒画符保佑他。

  作为入党30多年的党员、担任县委书记多年的边飞,不信马列信鬼神,妄图通过搞封建迷信活动来掩盖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真是可悲可笑。其党的观念何在?!理想信念何在?!

  点评:信仰需要仰视而守,更需俯身躬行。党员领导干部只有真正坚定理想信念,对党绝对忠诚,知行合一,才能在各种诱惑面前立场坚定。

  根本宗旨淡忘,公仆本色丢失,心中无民

  边飞《悔过书》摘选:组织把一个百万人口的县交给了我,是对我的极大信任,我本应尽心尽职把一个县的工作搞好,让组织放心,让群众满意,可是我却用手中的权力为己谋利,把权力个人化、利益化。

  2011年11月初,大名县委书记边飞叫来县财政局长申某某,边飞问:“我有个朋友做生意资金有点紧张,你看咱县哪家企业实力雄厚,给筹集二三百万,周转一下。”申某某略作思考,答道:“找××企业筹集应该没问题,它在大名的项目需要您的支持。”

  边飞安排申某某出面找该企业董事长杨某某筹集270万元。11月7日,杨某某将270万元汇入边飞提供的北京某珠宝商行合伙人王某的账户上,边飞将该款全部用于自己购买玉器。

  那时,距边飞从永年到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大名就任县委书记仅3个月。

  作为党执政兴国的“一线总指挥”,边飞到任后不问国家级贫困县里的民生疾苦,而是寻觅搜刮对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早已被他抛到九霄云外。

  对于那些有求于己的商人,边飞是不见钱财不出力。邯郸市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007年11月在永年县投资成立调味品酿造公司,一期工程占地297亩。因建二期工程需要增加用地面积,该实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康某某找时任永年县委书记边飞出面协调,分3次送给边飞10万美元和200万元人民币。后经边飞协调,2011年5月永年工业园区与该调味品酿造公司签订协议书,为其二期工程预留土地281亩。

  边飞还多次以“朋友急需用钱”为名,找多名在其管辖区域内经商办企业的商人“借钱”,少则一两百万元,多则五六百万元,但从来都是有借无还。

  边飞疯狂敛财,原因何在?他任县委书记之后,收受钱款不敢存银行,就购买珠宝、玉石,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痴迷上了奢侈品。

  边飞后来交代,他在办公室没事的时候就看时尚杂志、奢侈品杂志,关注名表、珠宝、玉石、豪车信息,看见出了新款,就想买,舍不得自己掏钱就找商人“借”。边飞出手阔绰,时常有北京等地的珠宝商行销售人员专程到邯郸给他送去新款,请他鉴赏。

  经查,边飞用于购买翡翠玉石的费用高达4300余万元;调查人员起获28块名贵手表,有几块是全球限量版。

  作为主政一方的党员领导干部,沉迷于豪车、名表、珠宝、玉石,向往奢华生活,身上哪有半点人民公仆的本色?!

  点评:县委书记直接面对基层群众,必须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心系群众、为民造福。只有心中始终装着人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才能无愧于人民公仆的称号。

  放弃主体责任,带头破纪,心中无责

  边飞《悔过书》摘选:在一个县我是县委书记,自认为一切正确,谁敢管我,谁能管我,谁能监督我。正是这种思想,使我到了收受钱物、卖官、要钱不择手段的地步、无法无天的地步。我的不廉洁带坏了县里的风气,影响了不少干部,使他们也向企业、镇、村要钱,影响极坏。

  边飞作为县委书记,既没有履行好推动发展、改善民生的责任,也放弃了管党治党主体责任,带头破纪,带坏风气,影响恶劣。

  边飞任大名县委书记后,该县一名副科级干部为调整职务找边飞关照,边飞头几次没有明确表态,只说:“会考虑,但你得‘懂规矩’。”这名副科级干部奉上20万元后,边飞将其职务调整为正科级。

  边飞所称的“规矩”,是在他任永年县委书记时形成的——副科调正科多少钱、到县直主要部门当一把手多少钱、到乡镇当党委书记多少钱,都是有价格行情的。

  边飞任大名县委书记后,大名县有的党政干部竟悄悄到永年去“取经”,打探边飞的脾气秉性,学习送钱送物的技巧。

  经查,永年、大名两县共有32名党政机关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为了职务调整给边飞送钱送物。其中,有县直部门一把手,有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有县师范学校校长。

  在任用提拔干部上,边飞有一个“没收钱”的例外——将跟随他多年的司机王金成(另案处理)转干并提拔为永年县保密局局长(实际并未到保密局上班)。

  据时任永年县委班子成员回忆,任用干部是在县委常委会上一批一批地讨论,大家知道书记事先已和组织部长沟通过,上会就是走走形式,没人提异议。

  边飞根本不把组织和干部群众的监督放在眼里,他认为在县里无人敢监督他,他的贪腐到了肆无忌惮、不避外人的地步。边飞大肆收钱后,为购买翡翠、名贵手表,20多次安排多名工作人员给北京、上海的商行汇去巨款。

  点评:县委书记是县委班子的班长、带头人,不但要带头廉洁自律,带头接受党和人民监督,还要带头履行主体责任,带头遵纪守法,带头抓班子带队伍,切实做到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堂堂正正做官。

  纪律意识淡漠,对抗审查,心中无戒

  边飞《悔过书》摘选:中央提出在反腐败斗争中“老虎”“苍蝇”一起打,在反腐败力度这么大的情况下,我仍然不思悔改,还在大肆收受钱物,是典型的顶风违纪违法。

  调查人员立即提出:“你说是借,打借条了吗?约定还款时间了吗?”“你是借来购买生活必需品吗?”“你当时手头没有可支配资金吗?”

  面对这一串问题,边飞哑口无言,只得承认是以借为名向杨某某索要。

  党的十八大后,边飞对中央正风反腐的态度和决心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收敛、不收手,竟然找商人一次性索要600万元,属于典型的顶风违纪违法。

  2013年10月底,边飞被组织调查,就在被调查的当月,他还在大肆违纪违法,收受北京商人罗某所送140万元,带着情妇到上海购买名贵手表。

  边飞预感到自己要出事,一方面在贪欲和侥幸心理驱使下做着“最后的疯狂”,另一方面安排司机王金成转移藏匿赃款赃物,对抗组织审查。

  为追查赃款赃物,调查人员找到王金成,这个跟随边飞15年、被边飞提拔为县保密局长的专职司机,对边飞“忠心耿耿”、“保密意识强”,一开始拒不配合,扬言“你们就是把我脑袋拧下来我也不知道”。经过几天的艰难工作,王金成终于交代:将边飞的赃款赃物转移藏匿到了自己临漳县老家亲戚的一间屋子里。

  调查人员赶到临漳调查,打开房门,箱子、麻袋堆满了整个房间。“只能用震惊来形容我们当时的感受。”一名调查人员说,后经清点,一共装了56箱(袋)。

  河北省纪委将边飞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边飞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包括人民币、外币、黄金、房产等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5920余万元,另有价值人民币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其滥用职权还造成国家财产流失776万余元。

  边飞在3个县任过县委书记,其中魏县、大名两县都是国家级贫困县。调查人员计算了一下:从2008年边飞任永年县委书记(后任大名县委书记),到2013年案发,他平均每月收受153万元,相当于其月工资的300多倍。

  在极度贪婪、胆大妄为的边飞眼里,哪里还有制度规矩,在他心中,哪有半点对党纪国法的敬畏。

  边飞做官发财的“黄粱美梦”已被反腐败高压态势和党纪国法击得粉碎,他只能在监狱里悔恨终身。

  点评: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奋发有为、为党分忧、为民造福;对个人的名誉、地位、利益,要想得透、看得淡。要把纪律和规矩刻印在心上,做到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

责任编辑:杨安琪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