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严字当头树公道

——记安徽省委组织部副厅级组织员朱潜(上)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4日 15:31 |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作为“管干部的干部”,组工干部能否做到“三严三实”,事关广大干部群众的切身利益,事关党的事业长远发展。

  安徽省委组织部副厅级组织员兼干部综合处处长朱潜,在组工岗位默默耕耘30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出新时期组工干部的严实风貌,谱写了一曲组织工作服务改革发展的奋进之歌。

  严以修身——

  眼里容不下半点有损党的形象的沙子

  6月17日中午,安徽省委组织部100多个年轻干部突然同时收到一条微信。打开一看,发信人正是朱潜,内容是转发安徽省委书记王学军在人民日报上的一篇言论——《把忠诚干净担当作为座右铭》。

  类似的情景几乎每天都在出现。原来,为了帮助年轻干部学习党的政策、提高党性修养,朱潜特地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时常转发一些好文章,和他们分享、讨论。

  记者好奇,这位年近花甲,为党工作了一辈子,马上就要退休的“老组工”,为什么对党的事业依然“激情燃烧”?当记者走近朱潜、倾听朱潜、了解朱潜,才慢慢找到了答案。

  1985年,30岁的朱潜通过选调,进入省委组织部干部调配处(现干部综合处)工作,一干就是30年。从副处长到处长,再到副厅级组织员,朱潜的工作岗位一直在变化,但对党的那份忠诚却始终如一、初心不改。

  总结30年的工作体会,朱潜说最深刻的一条就是:身为组工干部,必须铸就坚定的党性,与党一条心,坚定跟党走。决不能自以为是、自行其是,决不能口是心非、阳奉阴违,决不能搞自由主义。

  在日常工作中,他严格要求自己,除了带头执行“三会一课”、支部书记上党课、与党员谈心谈话等制度外,还积极组织年轻党员开展形式多样的学习活动。他利用革命前辈的档案资料制作的《让凝固的历史照亮我们内心照耀我们前行》PPT课件,已经成为很多机关单位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的“模版”。

  此外,他只要听到一些模糊认识,会立即予以教育和引导;碰到一些不当言论,会及时进行反驳和澄清;面对一些错误言行,敢于当面批评和抵制。

  前段时间,国内某知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的不当言行被传到网上后,引发了热烈的议论。看到一些网友为他叫屈,朱潜觉得痛心疾首:“对党的领导人和军队妄加议论是不对的,受到处理没什么好委屈的。”于是,他立刻撰写网贴,旗帜鲜明地予以回击。

  “他的眼里容不下半点有损党的形象的沙子。”一位跟朱潜共事20多年的省委组织部干部说,“老党员的党性修养就是过得硬。”

  严以用权——

  连续17次组织厅级干部公选“零问题”

  朱潜是个什么样的人?第一次见到他的人,往往是这样的印象——爱笑的眼睛、不疾不徐的话语、宽松舒适的穿着,用时下的热词来说,就是一个标准的“萌叔”,处处透露出宽厚和随和。

  然而,熟悉朱潜的人却告诉记者,他在工作中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严以用权,秉公办事,在原则问题上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在干部处室工作时间长了,经常会有一些人与他套近乎,找他开政策口子、解决个人问题,他都会耐心解释、以理服人,从不拿原则换人情,敢于对不合理要求说“不”。

  从1995年起,安徽省先后17次组织开展公开选拔厅级领导干部工作,朱潜都全程参与、具体组织。在参选对象眼里,他手里攥着重要信息,很多人都想方设法靠近他,打听相关信息,但他始终守口如瓶,严格保密。17次公选共选拔180名厅级干部,从未发生任何泄密事件,更没有因为操作不规范而引起质疑和炒作。公选工作因此成为安徽省干部工作的一块闪亮招牌。

  在领导干部出国政审工作中,他严格履行审批程序,对不符合政策规定的坚决不予审批。一次,一位驻皖单位正厅级领导干部申请办理港澳多次来往通行证,按规定不符合办理要求。这个人连续十几天到办公室找朱潜,软磨硬泡,并通过有关领导打招呼。而朱潜则顶住压力,“态度上谦让,原则上不让”,坚决予以拒绝。不久,这个人就因经济问题被查处,一次可能发生的外逃事故因此而避免。

  2012年底,个别民营企业家为了提名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拐弯抹角地找到他的手机号码,打电话、发短信,甚至找到有关领导或托熟人传话,请求给予关照。他都断然拒绝,并严肃地回复企业家:“组工干部手中的权力只能用来为民,不能用来利己,不符合政策规定的找谁也没用。”

  朱潜这些坚持原则的行为,得罪了不少人,一些人甚至说他“不可理喻”,产生了不少误解甚至指责,但他从不后悔、更没有怨言。“既然组织上把我放在这个岗位上,就要尽到责任、把好关口,决不能做好好先生,让党的事业蒙受损失。”他说。

  严以律己——

  “拿钱的话,就别来见我”

  作为一名厅级干部,朱潜身上穿着从淘宝上淘来的150元两件的T恤衫;单位明明给配了车,他却自己买了辆奇瑞瑞虎,常常私车公用……

  在朱潜的眼里,个人的名利、享乐都不重要,而严守纪律、清正廉洁,做一个“干净”的干部,却是他矢志不渝的追求。

  由于长期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担任处室负责人时间较长,朱潜手里掌握着一定的权力,直接或通过各种关系找他办事的人比较多,他都能够把握住自己,严格按照政策办事。每次后备干部调整时,总有个别干部千方百计接近他,送土特产,希望得到关照,结果无一例外地遭到他断然拒绝。

  2004年,朱潜生病住院期间,一位他曾经服务过的干部专程看望。临别时,悄悄把一个信封放在床头柜上。他发现后,急得不顾病痛从床上起身,严词拒绝道:“你能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拿钱的话,以后就别来见我了!”

  除了日常的公务活动和正常的亲友往来外,他从不参与吃请。他常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一次两次吃请也许不是大问题,但久而久之就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在别人提出一些要求时你就无法拒绝,难保不去踩红线。于是,当别人以种种理由请他吃饭时,他一般都以加班或胃不好为由婉言谢绝。

  他不但严格要求自己,也严格要求家人。2008年,独生女儿结婚时,他只按规定报告了单位,对同事却一个也没说。一些和他共事多年的人知道后非常“不满”,但也十分敬佩。

  30年来,朱潜服务、考察过的很多人都先后得到了提拔重用,有的已经成长为中管干部。但他却从不眼红,也从没有向组织要求过什么。“在组织部门工作就要乐于当好‘渡人梯’,甘于做好‘铺路石’,始终做一个‘本分人’。”朱潜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延伸阅读:

  实处落脚写忠诚——记安徽省委组织部副厅级组织员朱潜(下)

责任编辑:燕妮
留言评论

860010-1601010100